银河网投[网址]www.308877.com-官网首页

您的位置:银河网投 > 游戏试玩中心 > 日照重庆

日照重庆

2019-10-20 14:50

下飞机的时候天气很好

如果不是来重庆,我真的无法想象,车子可以开的离山这么近,我保证,只要你能打开窗,伸出手就能摸到山,真的。

上次一人行大概是在十年前,出行的缘由都早已忘记了,大概是胡乱应了朋友的邀约,觉得怎么着都能找着人同去,结果心仪的友伴全都有事,只能自己一个人硬着头皮出发了。

这次同样是硬着头皮上,但却又十分不同。要知道小姑娘一旦上了年纪,就总想做点什么证明自己还不是一个中年妇女。都说豆蔻年华最容易被带跑,要我说,像我们这样豆腐干年华的,才最容易被说动,眼看快三张的人了,做小龙女没那本事,做太妹又没那胆儿,萌怂萌怂的,心底还老不安分了,只要给个由头,就能放飞自我。

这次的由头是大表姐,她在群里放话:“大家元旦要干什么呢,要不要重庆小聚一下?”说的好像我们都在重庆,打个车就能到漫咖啡坐一下似的。

说话的群叫"陆干妈是不是老干妈?",简称老干妈群,您瞧,群名字都起的如此符合我们现在的身份,真不敢相信这么有水平的名字是我起的。群里头有四个女人,分属祖国大江南北,1800、1700、1600、1500,这就是我们和重庆的距离,单位,公里。

重庆的老房子和武汉的蛮像

聚首的难点主要在我。在“老干妈”群里,大表姐向来是热衷于一人行了,仙女和小鱼儿也都是爽快人,我是最事儿妈的一个,向来是无人陪不出行,竟然也在群里混下去了,臭美一点说,大概我是葱花,缺了不行。所以只要我同意,四个人就能凑齐。

偏偏这次我不想成为难点,没有人做我的思想工作,我就怂恿我自己:“走起嘛!出去耍嘛!”我也阻拦我自己:“要不得哦!娃咋办?好不容易休一次假的男人咋办?远道而来的公公婆婆咋办?”精神分裂的越厉害,越容易表明自己的态度。彼时我已主动将思想斗争模式调整为重庆口音,手底下也迅速的打开了购票网站,心底的小九九显露无疑:工作以后每次休假都是难得,第一想法都是要陪家人,可是我真的不想自己出去浪一下吗?我想的。

当时我还不明白,只是一心想要出去,回来后我才想明白,不是谁的妈妈,不是谁的媳妇,不是谁的女儿,我只是想做一回我自己,去看看风景,去见见挚友。

一人行,纵然不敢,但我是想的。

没有修图,重庆就一直这样灰蒙蒙的

即便如此,直到踏上摆渡车的那一刻,我都不敢相信我自己真的出来了。一位大姐放下手里重重的包袱,长吁一口气,轻轻的倚靠在门边上,扭头看向旁边的妹子:“终于要回切咯!”

真神奇,于别人是归家,于我却是远行。

这是一次没有计划的旅行,一次意料之外的、难以想象的旅行。我向窗外看去,窗外一片盎然。北方的冬天来了太久,我都忘了绿色是什么样子了,如果不出来走一遭,我永远不会知道别人在过怎样的冬天。

重庆的冬天啊,就好像北方暖和一点的秋天。

大巴勇往直前的时候,会有大片大片的热带植物向我涌来,在郊区不多的旷野上,在穿梭的高架桥下,在密集的楼宇之间,在突然出现的山坡上——宽展的叶子肆意的散发着透亮的光,棕色的树干一层又一层——我一直以为这种树在最南方才会有,树脚下也并不孤单,鲜嫩的绿色晕染开来,可又颇有节制,这绿地到转弯处就刚刚好收住了。

贴过一个又一个山壁,爬过一个又一个坡,穿过一座又一座高架桥,终于渐渐接近城市的中心,这个城市的人啊,还穿着风衣呢,这个城市的人啊,还穿着单裤呢,这个城市的人啊,穿羽绒服的也有,毕竟是冬天的标配,总要给羽绒服点出场的机会。

所有的建筑错落无致,高高低低各不相同,依山而建,怎么个走法自然是山说了算!学校高耸入云,大概一座楼就够用了,只是心疼坏重庆娃们了,你们有操场的吗?医院大多在建筑的一层或二层,像极了上古神兽,背上托着厚厚的石碑,稳健又有力的扛着那一座座摩天大楼。哈!那是重庆轨道设计研究院吗?在这里工作的人,脑回路得多复杂啊,不然怎么能设计出那么多飞天入地的轻轨?哈哈,还有公交车里的“牛浪汉”广告,普通话真的很好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我的心思一点点变的轻巧起来,像小鸟在天上飞。

从前慢的清酒很好喝

“你在哪儿啊?”小鱼儿问。

“我在解放碑啊!你在哪儿啊?”

“我在解放碑旁边的饭店啊!我把地址发给你啊……”

“不用不用,你把定位开开,我去找你!”下了车,见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总算觉得自己有了点烟火气,给小鱼儿拨了个电话,颇有点要大干一场的意思。

“等着我啊,马上就到!”

“啊……这个……呃……好吧……”

当时我没有听出来小鱼儿话里的犹豫,但十分钟之后我懂了。这里的大厦鳞次栉比,每一座都高耸入云,却又没有标记任何名字,对我这种路痴来说简直就是期末考试中的奥数题,只有靠误打误撞才能蒙上点解题思路,在解放碑附近转了四个大圈之后,我只得再次拨通小鱼儿的电话。

“小鱼儿……你是在广场中间……这个大苹果里吗?”

“当然不是啦!”

她确实在解放碑旁边的饭店,只是我没有想到,这个饭店在旁边大厦的十六层,这个大厦也是有名字的,就挂在门旁边,远看的话,大概……也就word上二号字的效果吧!

暮然回首,标牌就在灯火阑珊处,不管怎么说,我找到了。下电梯,转了个弯,迎接我的是小鱼儿大大的拥抱,两个饥肠辘辘的人一拍即合,亲亲秘密钻进了小酒馆。

“干杯!为先遣队胜利会师!”

“干杯!为网友顺利见面!”

我们点了一个鱼香肉丝、一个毛血旺、一个辣子鸡,为保证人身安全,又点了唯一的绿叶菜清炒时蔬。开餐之前小鱼儿很严肃的问我:“胃药准备好了么?”

“哈,有那么辣吗?到了要吃胃药的程度?”

“我昨天吃完串串胃疼了半袖,到早上嘴都是肿的……”

“想不通完全不吃辣的阿陆到这里要怎么吃?”

“她说她带足了青汁……”

“啊,那我还是不试了,老老实实吃炒时蔬吧!”

谁说来重庆就一定要吃辣呢?火锅也可以吃个鸳鸯锅,猪脑花一定要吃吗?不太敢尝试的就不要勉强自己。

重庆有很多桥,一座又一座

吃完饭,我俩抽空做了个美甲——生活没有必要这么匆忙嘛,本来就是出来放飞自我的,何苦要把自己搞的太像游客。

上手的是两个地道重庆妹子:“福兰……”胖妹儿想了想又纠正了自己的发音“湖南......是真辣,我去了都受不了的……我们这里的只是麻辣,嘴里发麻而已……成都?不要提不要提,跟我们的辣不在一个档次的……什么?你是从青岛来的?哎哟,你们那个地方的东西没法吃,海鲜直接从海里捞出来就吃了,什么味道也没有!”

听到这里我心下一惊:“什么味道也没有?你不觉得海鲜很鲜吗?”

"没有!什么味道也没有!"胖妹儿意志坚定,“都给我饿瘦啦!”

我和小鱼儿眼神略作交流,继续聆听教诲,毕竟爪子在人家手上,“泡椒凤爪你们知道吗?我有个同学哦,泡脚凤爪只吃泡椒不吃鸡爪的……我还有个同学哦,单吃辣椒酱拌饭都能吃两碗……我还有……什么?你们要去洪崖洞,哪里有一站路,就在对面!我送你们去我送你们去!”

说着说着,胖妹儿麻利的收了工,溜溜的就往外走了。重庆妹子的热情真是不可阻挡,我和小鱼儿只好乖乖跟上。

洪崖洞是个神奇的存在,你以为你在平地上,其实你在第10层,你以为你在第4层,其实你在平地上,不对,也没有什么平地,还可以往下走的,游到江里去。

彼时已经晚上9点,入口依然人满为患,前进的整个过程我都沉浸在挤瘦的恐惧和走丢的担忧之中,不怪我想法如此活跃,实在是当肉馅的不用自己走路,只能动脑胡想了。

尽管如此,肉馅依然很努力的上下盘桓了几圈(主要原因还是我们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第几层),最后停在了6楼的一个咖啡馆,挑了个最靠近江边的位置,抬头一看,呵,刚才费尽心思想要挤近人群拍的江景,在这里一览无余,早知道刚才就佛系一点。

喜欢这两个字:长乐

如果当时有人有心,就可以发现江边有两位女子十分别致,一个穿着神似爱斯基摩人,另一个头上临时加了武装,用毯子把自己包了个严实,她们躲在咖啡馆的角落里,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窃窃私语。

小仙女来的时候乐坏了:"你俩穿成这样是要干什么!?"五分钟之后她也去旁边拿了个毯子。江边实在是太冷了,冷到我想放弃自拍,这是多么大的决心。

是夜我们吹风夜谈,神清气爽心旷神怡,时而放声大笑,时而挤眉弄眼,反正也没人认识,干脆就放个爽快!主题肯定不会是时政,更不会是家长里短,我们仨可是少女!少女是要聊八卦的,况且一个人的信息是渺小的,但把三个人的八卦凑到一块,那就是一出年度大戏啊!此情此景,不兴奋真的太难了,或者说,我们相当清醒,一直都知道在做什么,虽然这主要归功于"自由引导人民"的气魄,但寒冷的江边风也助力不少。

十二点半,咖啡店打烊,意犹未尽的我们商量下一步要去哪儿,毕竟出来的时间太短,一分钟都要当成60秒来花。小仙女翅膀一甩:“得嘞,咱们还是回去慰问慰问大表姐吧!她的航班最晚,已经在酒店等咱们啦!”

于是2017年12月31日1点钟,我们四个人终于凑到了一起。

推开房门的一刹那,四个人在尖叫声中来了个狠狠的拥抱,随即一个踢掉了鞋,一个倒在沙发上,一个扑在床上,一个巴巴的上了厕所。

红彤彤的火锅好像重庆热闹的生活

“明早要早起去坐缆车!”“要去瓷器口!”“要吃酒店旁边的那家小面!”那是旧年的最后一天,酒店里2点钟的轻嚎。

第二天我们直接睡到早上10点。

“不如去吃个火锅吧,吃完回家!”

没有人觉得不妥。

仔细算来,小鱼儿29号下午抵达,31日下午离开,我30号下午抵达,31日晚上离开,仙女30号晚上抵达,1号下午离开,大表姐30号半夜抵达,1号上午离开。我们四个人聚齐的时间不超过11个小时,其中有8个小时在睡觉,1个小时在吃火锅,2个小时在吹牛。

我以为我会写成一篇游记,结果写的是自己的心情。几个人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,标注的景点看了几个,大部分仍然静静的躺在清单上。可我仍然心满意足,和喜欢的朋友逛一座喜欢的城市,何必要在乎去了哪里,最重要的是,我们在一起啊!

小鱼儿走后,剩下的三个人真的在漫咖啡坐了一下午,我们哪里也没去,就在那静静的说话。有一瞬间我有个错觉,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,来咖啡馆和大表姐度过一个悠闲的周末,然后收拾收拾准备迎接周一的高数课。

送我离开的时候大表姐轻轻的跟在我身后,她说:“你啊,一点也没变呢!”

我说:“是啊,我依然这么聪明漂亮善良可爱。”

“算了,你还是赶紧走吧!”大表姐帮我拦了辆车。

我关上车门,司机没有开。

“你快回去吧!”我说,司机没有开。

“注意安全!”她扬扬头,司机依然没有开。

我有点想哭,只好低下头装作整理背包的样子,司机还是没有开。

游戏试玩中心,她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:“到了跟我说一声。”

“嗯。”我没有抬头看她,胡乱应了一声。

司机终于开了,我庆幸坐在后排,抬起头也不会看见后视镜里的她。

不知道下一次的相见是什么时候,但,总会再相见吧!

“师傅你刚才忙乎什么呢?”我问。

“啊,刚才导航不对,我重新调了下,走这条线,你可以提前一个小时到机场呢!”

早知道刚才就多待一会了,我想。

远处的青山烟雨蒙蒙,我们沿着江,又跨过江,终于是向着那片山开去了。

本文由银河网投发布于游戏试玩中心,转载请注明出处:日照重庆

关键词: